为了帮助子女带娃,这一代老年人搭上了晚年的婚姻生活。

因为不放心保姆带娃,也为了给在大城市工作的子女节省开支,很多老年人选择做“老漂”,去大城市带孙辈。

但并不是每个付出都能得到它所应有的回报。

有些年轻人对于父母的付出觉得理所应当,也计较两代人育儿观念的不同,和父母之间诸多隔阂。但他们的计较背后,或许忘记了,年迈的父母为了他们牺牲了青春,现在也在消耗自己的晚年。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几位老人为了子女被迫分居,他们之中:

有的人离开了生活38年的村庄和老伴,远赴人生地不熟的北京,给儿子带娃,还被有洁癖的儿媳嫌弃,不让进厨房,成了一个免费的保姆。

有的人因为老伴去城里带孙子,自己独自留守农村,上山砍柴被野猪夹夹伤,因此被困深山14 小时,那一刻,他做好了死的准备,可是连遗言都没人说。

有的人和老伴儿被各自分配到两个儿子家带娃,老伴儿带着两岁的小孙子出去玩,被他拉摔倒了,骨折了,大儿媳妇说两家早就说好,老人分家以后,各负责一个,生养死葬各不相干。

以下关于是他们的真实故事:

文 | 王家家

编辑 | 卓然

王阿姨    58岁    重庆

我今年58岁,重庆奉节龙潭村人,在这儿生活了38年了,从没有离开过。

直到,我儿子生了娃。

现在我来了北京给他们带娃,孙女一岁。起初的一年都是亲家母来照顾的,后来她儿子的孩子也要出生了,她就回去了。

本来我不想来带娃。在老家,我可以早上起床就去地里干活儿,饿了灶里还烧了红薯,掏出来剥了吃了,夏天和老伴不乐意做饭,有时,两个人随便吃点面条或者汤洋芋块块就可以了。

看起来很无聊,但我们过得自由自在,想几点吃饭就几点吃饭,累了就休息一下,无聊还有村里人一起聊天,好不自在。

但是孩子没人带,请保姆,还得请住家的,儿子说北京起码要1万以上,还别说要做其他家务和做饭了,关键是还不放心,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,没人盯着。

很多村里的人都说我去大城市过的是儿孙满堂的好日子,但只有来了才知道,在这里有多憋屈。

儿子高中毕业就考了北京的大学,在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高材生,还考了研究生,现在工资挺高,一个月3万左右吧。找的媳妇也是高高大大的,是东北的,关键还是博士,在医院当医生,工资也不低,但是和我儿比应该还差点。

他们买房子,我们老两口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,他读书这些年都是贷款的『de』。还好女方父母有钱,他们自己的钱和亲戚朋友这边借的。具体好多钱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很多很多,每个月还得还贷款。

媳妇工作忙,休假的时间都要早上去查房,经常值班,家里也照顾不了。

娃只能跟着我睡,半夜哭闹,我哄,纸尿裤,我换,喂奶的都是我,她太忙了,但是她一直没喂过奶,当时我们怎么说不听,肯定是怕身材变形。

特别是在换尿布上,她还说我了,我至今记得,她下班回家,抱娃娃,发现孩子总哭闹,结果发现她又尿了。

还边换边质问我的样子,说怎么不换,我就回答,一片就是几块钱,一天几十块,尿了就换,要很多。

她心疼孩子直接说,尿不湿还是用得起,湿了就换,不是孩子不舒服。但是我也是为了节约啊,我们那时带娃,那有什么尿不湿,都是尿布,还不{bu}是干活完了才换。

现在的娃,可娇气了,我实在有些带不来。我委屈的进了自己的屋,没有再理她。

还有孩子的辅食,吃得些什么,我也不懂,什么虾皮啥的,那个干干的,有什么营养?

还有海虾,那个寄生虫可多了,还那么贵,有次孩子拉肚子,不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辅食弄的?

媳妇还非说是我没勤换尿不湿弄的,这次没有当面说,我听到她在屋里小声和儿子说的。

儿子还真听她的教唆,我恨不得一个人跑回家去,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气,气得和老头子打电话,现在只有他才向着我,儿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了。

电话那头,我问他在干嘛,他说在挖田,准备种点大蒜。但是我的电话来了,还是马上就接了。

他听出我情绪不对,就问我怎么回事,我就是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。然后,他开始安慰我,叫我别多心,他们也不容易,北京花费也大,晓得我是个老实人,别多想,娃娃带好了比「bi」什么都重要。

我还和他说了些,我和媳妇的事儿。

最关键的一点是,媳妇不让我动她的厨具,她有洁癖,动了的话,那个东西就得扔掉。

有次我看到垃圾《ji》桶里有我动过的碗,我问她,她只说是坏 huai[了。我的碗和他们的碗都是放在不同的地方的。我承认我是农村的,但是我就真的那么脏吗?

老头子安抚好我的情绪,还说要给儿子打电话。最后,也不知道他给儿子打电话没,只知道他们对我好了很多。

只是,我真的想家了,想家里的大黄狗了,想那个花猫子,想那几头肥猪了,还有我的萝卜是不是吃得了,被霜打了没,红薯挖了好多斤,人和猪吃够不够。

还有老头身体好不好,一个人在屋里,晓得吃的些什么东西额。他一辈子都是吃我做饭,现在要自己动手了,做不做得来额。深山老林的,一个顾不孤单额,我都不晓得,我很担心。

儿女能干,是多少人希望的,考上大学那时好多人说,我们以后要享福,但是越能干的后人只会飞得越来越高,离你越来越远。

现在老头子一个人在家,孤零零的,我也是在这边。虽然是儿子家,但是我就感觉我是外人,跟保姆差不多,还是免费的。

两个人过了大半「ban」辈子了,还有多少年可以活,老了老了还得分开,也不晓得这样的日子还有好久才可以结束。

李大爷   65岁   山西

我老伴已经进城带孙子孙女年5年了,当初儿子也叫我一起去,我可不想去。

我是一个喜欢土地的人,土地就是根,土地就是我的命,我们吃的都是土地里种出来的。

我舍不得我的土地,城里的菜不好吃,还听说有什么保鲜剂,打虫药都在用,多不健康。

还有就是城里的生活,我可过不习惯,房子那个地板砖锃光瓦亮的,还是白色的,我都不“bu”敢踩上去,进门还得换鞋。小区的人一个也不认识,见面也不打招呼,冷漠的很,天 tian[天见面不相识。

最烦的就是我吃烟的问题,我都吃一辈子的叶子烟了,烟瘾又大,起码30,40分钟就要吃一次。

大孙子出生那次,我{wo}也去了儿子那里看孙子。可是不让抽烟,不光是他们的房间不让抽,其他房间也不让,特别是厕所,我在农村哪个管我,就喜欢上厕所抽烟,可以少些厕所的味道。

我隔好久才能去抽烟,就跑到小区的角落里去抽,白天还会遇到保安,说公共场合也不让抽。只能晚上出去抽,那个腊月的大冬天出去,确实冷,结果那次去了还重感冒了一场。

所以现在不到万不得已,我才不去城里。

不过老婆子不在身边,确实不太方便,还记得她才走的时候,早上起床我就习惯性问她,我的衣服在那里,然后突然才反过来,她不在家,还得自己找。

以前晚上她都会烧好开水灌在温水瓶里,半夜我有喝热水的习惯,前几天自己没有烧,就没喝得了。

以前经常有她在身边唠叨,说我衣领没有 you[整理好,现在我也懒得管了,以前老是抱怨她煮猪食做饭慢,耽搁了田里干活儿的时间,现在自己做这些好像更慢。

想想还是错怪她了,我最想的还是她做的饭,那个鸡颈子、红烧肉、炕洋芋、折耳根都是一绝。来我们家的客人,都夸她的好手艺,说我这辈子有福气,讨到这么好的媳妇。

一个人生活在农村,有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一天就是吃饭,但是有时一天一顿,有时一天两顿,有时一天都吃面,蒸红薯什么的,对付一下,一个人吃饭不讲究,感觉也什么劲儿,菜也没有味道。

最怕的就是突然生病和突发事情。前几天我们村里的一个80多岁的老爷子,也是常年一个人在家,那晚,他烤煤炭火,四门紧闭,直到第三天,他邻居老头看他几天没出来打牌了,去看他,怎么叫,都没有回应,门打开的时候身体都僵了。

除了有点悲伤,也暗自庆幸,还好我是烤柴火的。眼 yan[看着屋里的柴火不多了,取暖和做饭煮猪食都得用,趁着好天气,得去上山砍点。

和以前一样,我来到了我们自己的山上。柴差不多了“liao”,我打算背柴回家时,突然感觉踩到什么,还没有感觉到疼痛,我的左脚就动弹不得,被什么东西夹住了。

然后,我就感觉一股热的水从脚上流下来了,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等再次醒来的时候,一看,原来是有人在这里放了野猪夹,现在退耕还林,加上农村人少,野猪猖獗,吃庄稼,于是就有人放了这东西。我脚就被这东西夹住了,还看不清脚受伤的情况,因为血肉模糊。

,

皇冠会员手机管理端www.hg9988.vip)是一个开放皇冠会员手机管理端即时比分、皇冠网址代理最新登录线路、皇冠网址会员最新登录线路、皇冠网址代理APP下载、皇冠网址会员APP下载、皇冠网址线路APP下载、皇冠网址电脑版下载、皇冠网址手机版下载的皇冠新现金网平台。

,

在不远处有我脱下来的外套,荷包里有我的手机,我忍着剧痛,试着往那边挪着,但是这个夹子纹丝不动,眼看着这个方法行不通,怎么办?难道我这条老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啊。

在这大山里能有什么其他办法,那就只能等着,等待死亡。每一分钟都是煎熬,看着天上的太阳慢慢的落下去,天应该要黑了,这或许就是我最后见到的太阳吧。一天也没有人给我打电话,肯定没人知道我困在这里。

如果‘guo’到了晚上,我起码要成为野猪的盘中餐,不被野猪吃了,这么寒冷的天气,我不被冻死也得冻坏,本来就一把老骨头。

我开始想遗言,我想见老婆子,想见儿子,叫他好好对老婆子,我走了不能让媳妇欺负她,想见孙子小孙女,我这辈子看不到他们了。

遗言对谁说啊,我又什么钱和财产给他们,这辈子真是失败啊。我又想起来和老婆子第一次见面,那时候多年轻啊,她长得真好看,要不是我追得紧,她可跟别人跑了,结婚前几年她还看不上我,差点被拐跑了,还跑去乡镇府离婚,还好我没有同意。

回到现实,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,我没希望了。这时电话不停的响,因为每天晚上8点多,老婆子都会给我打电话,是多年来的习惯,我多想去接啊,脚撕裂的痛,没办法,让它继续叫着吧。

很幸运的是,就是这打不通的电话救了我。老婆子让侄儿去屋里找我,没有找到,然后他找到村里,组织人员找我。

儿子老婆他们也在两个小时左右赶了上来,我终于得救了。后来才知道我被困山上14个小时,我也是命硬。

进了医院治疗了半个月,没了两个脚趾。

在儿子家休养就像坐牢,我可担心我的地里的白菜和红薯了,估计被野猪吃没了。还有我的猫,我的猪,我的狗。他们是【shi】不是{shi}侄儿给养瘦了额。

其实我多想一家人在一起,儿孙满堂,老婆子也在身边,少是夫妻老是伴。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还是只有她记得我,是她救了我,给端屎端尿的。

我不想和她分开,但是城里我实在住不惯,还有我舍不得我农村的土地。我多希望孙子孙女大点了,可以自己上学,老婆子就可以回来了,我们老两口回家过自己的日子啊。

郑大爷夫妇  76岁&70岁   云南

刚刚看到了一个新闻,给我哭得不行,讲的是80多岁的一对老夫妇被迫分开,一个去小儿子那里生活,一个去大儿子生活。

我能明白他们的苦,因为我和老伴儿也是这种情况,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,现在也分开了。

我们虽然没有他们那【na】么大岁数,但是我也76了,她70了,身体硬朗,但都有高血压,她还有糖尿病。

我们还有多少日子了,恐怕这一分开,就是永别了吧,彼此最后一面都见不着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觉得生两个男娃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,在兄弟姐们和村里都抬得起头,高人一等。

可是现在才知道‘dao’,生女儿才幸福得多得多。因为现在儿子的家里都是媳妇说了算,他们根本做不了主,养儿防老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这可能跟他们是上门女婿有关系,也怪我们老两口没能力,到了他们娶妻生子的年纪,我们家太穷了,给不起彩礼,也没有房子,加上自己生活的地方条差,公路都不通,自然就没人愿意嫁过来,我们村至今还有不少光棍。

还好他们自己争气,虽然结婚的时候有点晚,也是上门女婿,但总归是有自己的家了。

我们为此也感到很庆幸,但是他们这两家的条件也都不是很好,大儿媳妇的妈妈刚刚去世,一直没有爸爸,孩子就没有照顾了。

小儿子家的爸爸是个瞎子,没有妈妈,所以我们就一家去一个,他们年轻人可以有空出门去挣钱,不是这个家就撑不下去。

老大家有两个孩子,老二家一个,经过他们两兄弟的商量,老伴就被分配到了老大家,去了湖南。

我被分配到了小儿子家,他家在贵州,因为小儿子家有个爸爸,我去方便些,孩 hai[子也小些,我身体更好。

人老了,后半辈子都是为 wei[了儿女活着的,这话一点都没有错,我们就是。

老了还得是靠他们,负担又大,背井离乡,和老伴儿分开还不是为了他们,还可以动得了的时候,能帮点是点。

现在已经各自来了这边大半年了,前段时间孙子感冒,幼儿园都没上,我就带他到镇上买药了,可是老是不好。

媳妇说叫我带去城里看看,可是我又不认识几个字,那些大医院我连怎么挂号都不晓得,怎么去嘛,终于她叫来她妹妹帮忙,去了城里的人民医院检查,原来是肺炎。

我很着急,天天在医院守着,医院外面的饭贵,我给孙子买肉吃,我就喝白米粥,两块一碗,结果媳妇还是劈头盖脸的说了我一顿,说我没(mei)把孩子带好,舍不得给孩子吃好的。

我怎么不心疼?吃着白粥,一路哭一路想,我带孙子,还嫌没“mei”有带好,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在媳妇旁边,一句话也不说,让她来数落我,这个 ge[儿子真是白养了,我想把孩子{zi}带生病吗?

我也担心老婆子在大儿子那边过得怎么样。听说,前段时间她带着孙子出去玩,一不小心被两岁的孙子一拉,就摔倒田坎下去了,结果肋骨骨折,被邻居发现,才送往医院,要做手术,至少要6到7万的手术费。

我当时恨不得丢下手里的所有事儿去看老伴儿,但是走不开,屋里一个要上学,一个是瞎子,怎么走得开。

我也只能远远的在心里担心着,关键最严重的问题是医药没有着落。有一天我正在田里干活儿,老伴儿给我打来电话说。

大儿子媳妇刚刚来医院接她了,我当时很惊讶,不做手术了?原来,大儿子找小儿子商量老伴儿手术费的事情,说一人一半,小儿子起初答应了的,后来小儿媳不同意。

原来他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,我们老两口分别去照顾他们的孩子,以后生养死葬都各不相干。

一个人养一个,等过世了,也是一家埋一个。

她还说,本来就是大儿子的孩子把老伴拉摔的,更应大儿子家负责。于是大儿媳妇就不干了,直接就去医院,准备把老伴接回家去。

我赶紧打电话给小儿子打电话,斥责他,虽然他和老商量好了,但是她不是你妈吗?她生你没有受苦?她没有养你,那么没有良心。

他在电话对面一句话也没说。几经周折,最后他们还是借了些钱给老伴做了手术。

现在老伴还是在老大家休养,但是老大媳妇就只能回来带娃和照顾她,就出不了门挣钱了,老伴也感觉就受尽了她的白眼,极尽嫌弃。

老婆子还听到她和大儿子打电话说,他们划不来,要了老伴儿,本来身体就不好,不能帮忙带娃不说,现在还受伤了,要人伺候,还策划怎么摆脱老伴的这个累赘。

再不想想,就是为他们带娃受伤的,要是孙子不拉她,也不会摔。果然,人老了都还是要有利用价值,才不会被嫌弃的。

我很想把她接过来,但是小儿子和媳妇肯定是不能同意的。

儿子不硬气,媳妇当家,自己老两口又没钱,这日子真是难过啊,老伴儿比我的日子更难过。

我真的很担心她,但是真的也没有办法,这辈子再见面恐怕是在地下了吧。

在大时代下,每一个小人物都值得被看见,每一个小人物都不普通。

我们关注每一个垂直行业的参与者、亲历者,

将视角切换到这些参与到时代变迁、企业进化的人群身上,

通过更专业细腻的笔触,让更多人看见更多人。

先后荣获

2021年百度百家号优质成长力作者

2020年度钛媒体年度十大作者

2020年度腾讯新闻企鹅号优秀内容合作伙伴

2020年度网易「yi」新闻网易号最佳签约作者

2020年度凤凰新闻大风号年度优秀创作者

2020年度ZAKER影响力排行榜最有价值作者

……

如您有合适的作品,可将稿件直接发给fangyuanjing2019@163.com

稿件一经采用发布,即刻支付稿费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显微故事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‘wang’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皇冠体育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皇冠会员手机管理端:分居大小儿子家、常年见不到老伴,我是被迫分居的“老漂族”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usdt自动充值(www.caibao.it):美国推进新一轮失业拯救法案,分歧多多,美元下行风险仍存
3 条回复
  1. 新2代理网址(www.hg9988.vip)
    新2代理网址(www.hg9988.vip)
    (2022-02-24 00:11:09) 1#

    — Intel (@intel) February 10, 2021实在是舍不得移开眼

  2. 皇冠管理端登3手机(www.hg9988.vip)
    皇冠管理端登3手机(www.hg9988.vip)
    (2022-04-13 00:12:47) 2#

      “截至2021年三季度,内蒙古停建不符合条件的‘两高’项目58个,缩减建设规模的‘两高’项目22个,压减‘十四五’新增能耗6400万吨标准煤。”王烨说,在内蒙古2021年计划实施的重大项目中,“两高”项目占比下降2.5个百分点,投资额占比下降4.1个百分点。我撂话,会大热大火哦!

  3. ug官方网站(www.ugbet.us)
    ug官方网站(www.ugbet.us)
    (2023-01-03 00:05:28) 3#

    皇冠信用盘开户www.hg108.vip)是皇冠信用盘官方正网线上开放会员开户、代理开户,额度自动充值等业务的直营平台。
    有一点点心动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